<progress id="bzbvb"></progress>
<progress id="bzbvb"><noframes id="bzbvb"><progress id="bzbvb"></progress>
<strike id="bzbvb"><noframes id="bzbvb">
<th id="bzbvb"></th>
<strike id="bzbvb"><noframes id="bzbvb"><progress id="bzbvb"><noframes id="bzbvb"><progress id="bzbvb"></progress>

VR熱潮再起,巨頭們到底在搶什么?

來源:智匯工業

點擊:4406

A+ A-

所屬頻道:新聞中心

關鍵詞:vr


    VR頭顯終于迎來了一個重要的行業拐點。


    3月30日,IDC調研報告顯示,2021年全年全球AR/VR頭顯出貨量達1123萬臺,同比增長92.1%,其中VR頭顯出貨量達1095萬臺,突破年出貨量一千萬臺的行業重要拐點。


    遠離主流視野數年的VR,最近又切切實實地又火了一遍。


    一方面,在元宇宙的熱潮中,手持核心技術的VR公司開始頻頻出現在行業投融資新聞中;另一方面,互聯網巨頭在VR領域的巨額投入,為本就頻繁更迭的行業環境添加了催化劑。


    以2012年初代Oculus頭顯發布為起點,VR行業在經歷全民熱捧、泡沫破裂、淡出主流視野后,搖身一變,以元宇宙入口的身份,再次出現在輿論場,完成了一次跨越10年的“自我救贖”。


    這場“自我救贖”背后,科技巨頭瞄準的不是元宇宙的硬件入口,而是對下一代計算平臺話語權的爭奪。


    互聯網巨頭競逐VR


    2021年,一股元宇宙熱風,吹散了籠罩在互聯網公司頭頂的流量焦慮。圍繞元宇宙社交、內容、游戲、硬件設備而起的風口,讓整個互聯網行業看到了新的可能性。


    其中,VR行業經歷多年沉浮,以“元宇宙硬件入口”這個新身份登場,成為互聯網巨頭競爭中最受關注的賽道。


    自2014年以20億美元收購VR廠商Oculus以來,Facebook(Meta前身)大舉進軍VR的戰略一直備受外界質疑。由于產品體驗不佳、新品跳票、業務持續虧損等原因,外媒Business Insider在2017年一篇文章中,直接將Facebook這場VR豪賭稱作“災難事件”。


    在過去這些年,Facebook除了持續燒錢外,還投入了近萬名員工到公司的AR/VR業務。多重承壓之下,這些努力在其2020年發售的Oculus Quest 2中得到了回報。


    Oculus產品線經歷多次迭代


    這款售價約為2000元人民幣的VR一體機,被不少游戲玩家稱作是目前同價位產品中“綜合體驗最好”的VR頭顯。憑借極具競爭力的定價,Oculus Quest 2發售后很快被搶購一空,“一機難求”的局面持續多時。


    憑借Oculus Quest 2在消費市場現象級火爆,一直堅持AR/VR路線的Facebook CEO扎克伯格終于出了一口惡氣。


    在去年11月高通的投資者活動中,高通CEO阿蒙透露,Oculus Quest 2累計銷量已經達到1000萬臺。盡管Meta方面并沒有對這個數據作出回應,但1000萬這個數量級,對于扎克伯格來說,意義非凡。


    早在2019年扎克伯格便說過,1000萬級別的用戶,將會推動VR生態的大爆發。在這個數量級上,開發人員獲得了持續研發、獲利能力,整個行業的內容與生態系統將會實現跨越式發展。


    可以說,Oculus Quest 2的成功,是目前Meta圍繞元宇宙打造的戰略矩陣中,為數不多的亮點。畢竟在上個月業績報告中,Meta因為不夠漂亮的財務數據——主要是Reality Labs業務近百億美元的虧損,而遭遇了一輪市值暴跌。


    無可否認的是,Oculus Quest 2無論是從產品還是用戶規模,都已經為Meta元宇宙野心的下一步鋪好了道路。


    Meta可能是最早主力布局VR的互聯網巨頭,并且已經取得一定的先發優勢,但它的追趕者同樣來勢兇猛。近年來在海外市場與Meta“打得火熱”的Tiktok,其背后母公司字節跳動,也在大力加碼VR。


    2021年8月,Pico創始人周宏偉發布內部信,披露公司被字節跳動收購。這場傳言而久的收購案終于坐實。


    Pico VR頭顯產品


    據悉,這場收購案交易完成后,Pico將并入字節跳動的VR相關業務,整合字節的內容資源和技術能力,將在產品研發和開發者生態上加大投入。據媒體報道,這場收購的總價約為90億元,以現金加字節股份的組合形式達成。


    拿下Pico后,圍繞原有的社交、短視頻、硬件中臺新石實驗室,以及同樣是在21年收購的代碼乾坤、沐瞳科技等游戲公司,字節跳動在極短時間內搭建了硬件+游戲+內容的產品矩陣。其中,Pico將會成為這個矩陣中,觸達VR賽道最直接的分支。


    在這場巨頭間的VR角逐戰中,就連一向偏好游戲、技術、內容領域投資的騰訊,也親自下場了。


    2022年1月,有媒體報道騰訊擬斥資將近30億元收購游戲手機公司黑鯊科技。交易完成后,黑鯊將會從游戲手機廠商向VR設備研發商轉型,為騰訊提供VR硬件入口。


    目前,在招聘網站上,黑鯊已經釋出了數十個與VR業務相關的崗位,包括VR顯示系統專家、VR視覺工程師、VR系統交互設計師、VR光學專家等。


    據全天候科技報道,黑鯊此時大量增加VR業務方面的崗位,被外界解讀為黑鯊正在補齊該業務人力、技術上的短板,為融入騰訊做準備。


    黑鯊科技正在招聘XR相關研發人員


    相比起目前還“摸不著”的元宇宙,VR這個經歷過市場洗禮和時間沉淀的行業,無疑要實際得多。


    無論是Meta的Oculus Quest 2 VR頭顯的熱銷,還是字節跳動、騰訊在短時間內相繼以數十元億元拿下Pico、黑鯊,可以看到,互聯網巨頭已經在VR這條賽道短兵相接。


    VR去泡沫化


    VR熱度再起,這一次跟當年的VR泡沫大不相同。以2016年為界,VR的發展有著兩個截然不同的階段。


    2014年,Facebook以20億美元收購Oculus的同時,引發了一波創業潮。有資料顯示,在資本市場的助推下,2015年單是國內做VR頭顯的創業公司已經有將近300家,這還沒算各家互聯網企業內部孵化的團隊。


    由于早期VR頭顯制造門檻極低——谷歌Cardboard的紙板+鏡片組合就是最好范例,這些公司、團隊短時間內在市面上推出大量的VR眼鏡。其中,最著名的無疑是當年為暴風影音創造33個漲停板“神跡”的暴風魔鏡。


    2014年9月1日,暴風影音召開一場主題為“離開地球兩小時”的發布會。售價僅99元的第一代暴風魔鏡,正式發布。短短兩年內,暴風魔鏡進行了5次產品迭代,平均每款產品存活周期還不到5個月。


    用新品引發的話題度掩蓋技術力的不足,趕VR風口這事,讓暴風影音拿捏得死死的。


    百元級別的定價、統一的塑料建模和透鏡,再配合“外掛顯示屏”——搭載了各自VR APP(通常是優化過的影視、小游戲)的手機,一場席卷全國的VR普及浪潮就這樣開展了。


    VR泡沫,越吹越大,它的破裂,則早有預兆。在暴風魔鏡們之外,一場圍繞VR盒子開展的產能風暴,在2016年前后,席卷深圳華強北。


    華強北曼哈廣場一位代理商表示,2015年9、10月份是華強北VR盒子最鼎盛的時候,每件產品利潤率在100%以上。


    作為數碼產品消費市場的風向標,華強北一方面打通了代表南方制造業實力的各類大中小工廠,另一方面又連接了大量擁有技術、知識產權的初創企業。自然地,這里也成為了中國山寨商的集中地。


    坊間流傳著這么一句話,相比起馬云、劉強東,華強北的山寨商才是對市場嗅覺更敏感的人。這群以搞錢為己任的商家,自然也沒有放過當年的VR淘金熱。


    圍繞華強北這個集散地,數不清的工廠正忙得熱火朝天。二三十個工人在流水線上趕制產品,從生產到組裝,所有步驟都被壓縮在一個個小車間。粗劣的制造促成了驚人的出貨速度和巨大的出貨量,并最大化地縮小了生產VR盒子的邊際成本。


    在奉行低價為王的華強北,VR頭顯這個資本的高科技寵兒,一夜之間成為了9.9元包郵的VR盒子。


    圍繞華強北產業帶的山寨商,將“VR頭顯=支持全景視頻的3D眼鏡”這個理念,深刻地寫入到消費市場。消費者對于VR的興趣,很快被這種劣質的VR體驗消磨殆盡。


    2016年底,一路高歌猛進的暴風魔鏡被傳出大規模裁員。華強北的VR熱潮也冷卻了下來。上述代理商表示,華強北VR盒子的利潤率在2016年底已經掉到10%以下。


    VR的泡沫,終于破了。在本該積累硬件、交互技術,拓展內容和探索應用場景的階段,短時間內涌入VR行業的熱錢和山寨產品,將這個行業帶上了一條畸形的道路。


    以慘痛的洗牌為代價,2016年后VR行業開始在低調中前行。對于立足技術端的團隊來說,到了高筑墻、廣積糧、緩稱王的階段。創辦6年后以90億賣身字節跳動的Pico,就是一個絕佳的學習范本。


    在這期間,Oculus、Pico等頭部廠商均已搭建起自己的VR平臺;放棄智能手機業務,全力投身VR的HTC旗下vive產品線迎來多次迭代;在Steam上,已經有超過6000多款VR應用。隨著行業技術、內容逐步邁向成熟資本市場對于VR的興趣也在逐漸回歸。


    據億歐智庫統計,2020年全年,全球范圍內VR賽道的融資額和融資數分別同比增長了15%和11%;2021年全球范圍內已經出現145起VR行業融資,同比增長19.8%。中國VR行業2021年的融資事件多達55起,其中不乏騰訊、阿里、字節跳動、小米、華為等投資方的身影。


    從2012年Oculus Rift發布算起,VR設備進入消費市場剛好10年。在被動完成一輪去泡沫化的行動后,VR的價值,正在被重新審視。


    下一代通用計算平臺之爭?

    對于元宇宙風口的追逐,是VR再度引發外界關注的一個契機,但這并不能完全解釋像Meta、字節跳動、騰訊這些巨頭們前赴后繼底投入數十上百億的資金打造VR護城河。


    相比起連雛形都沒有的元宇宙,巨頭們對于VR重要性的判斷,更多是基于,VR極有可能成為下一代通用計算平臺。


    在2014年Oculus收購案中,扎克伯格曾說過,收購Oculus是一項有關未來計算機發展的規劃,因為每10到15年就會誕生一個新的計算平臺,而他預計虛擬增強現實將是未來新系統中極為重要的一部分。


    早在2016 年,高盛已經發布了題為《VR與AR,解讀下一個通用計算平臺》的行業報告,將AR/VR預測到2025年這個市場總額會達到800 億美元,其中450 億美元為硬件收入,350 億美元為軟件收入,其中75%市場收入來自于VR。


    然而,要想成為下一代通用計算平臺,離不開優質的產品端體驗。VR強調的互動操作、屏幕延伸、無感交互等技術特點,都需要良好的前端設備去支撐。


    換句話說,VR要實現下一代通用計算平臺的野心,最基本的是要有能夠大規模普及的、足夠成熟的VR頭顯設備。


    在過去10的VR行業發展中,圍繞圖像顯示、傳感器、人工智能、多傳感等多種技術的研發成果已經被應用到產品端;圍繞存儲、傳感器、光學器件等關鍵零部件,三星、意法半導體、索尼等廠商也在持續提供技術和零部件支撐。


    高通XR(拓展現實)平臺發布,從算力層面為VR頭顯設備帶來了更深層次的改變。


    2018年5月,高通推出了全球首款XR專用平臺——驍龍XR1。在此之前,XR行業還沒有自己的專用芯片,國內外各類VR設備都還是沿用著手機處理器。


    驍龍XR1平臺的出現,改變了產業格局。據官方資料顯示,驍龍XR1采用了異構計算架構、人工智能引擎,支持4K分辨率、6DoF交互體驗等XR設備獨特需求。


    2019年9月,高通發布驍龍XR2,平臺迎來第一次迭代。在這次迭代中,驍龍XR2不僅支持3K單眼分辨率、8K 360°全景視頻、七路并行攝像頭,還是全球首個支持5G的XR平臺。


    算力平臺的統一,意味著VR全鏈條企業可以更好地圍繞內容、硬件進行研發。這是一項產品迎來爆發的關鍵。對于產品端的廠商而言,統一定制的算力平臺,成為完善產品體驗的最后一環。


    事實上,除了前文提到的Oculus Quest 2外,包括Pico Neo第三代產品、HTC vive Focus 3等市面上最新的主流VR頭顯,都已經搭載了高通驍龍XR2平臺。


    Oculus Quest 2的火爆只是一個開始,接下來一批基于高通驍龍XR平臺的VR頭顯,將會持續向消費市場釋放一個重要信號:VR頭顯已經成熟了。


    調研機構的數據也在印證這一點。據IDC預測,今年全球VR頭顯出貨1573萬臺,同比增長43.6%;到了2024年,這個出貨數字將會超過2500萬臺。


    如同安卓手機廠商圍繞高通驍龍系列SoC打造的智能手機,與蘋果iPhone在全球手機市場實現分庭抗禮。驍龍XR平臺的出現、迭代,將會為整個VR行業帶來更多的想象空間。


    在過去十數年由智能手機引發的移動互聯網革命浪潮,讓一批浪尖上的公司實現了跨越式發展,成為引領、甚至左右全球科技、互聯網發展的超級企業。


    如今,隨著下一代通用計算平臺的臨近,一場行業大洗牌已經無可避免。在這場洗牌中,VR是否會回應巨頭們的期盼?或許過不了多久,我們就可以看到答案。


    (審核編輯: Mars)

    无限第一国产资源,女人性高朝床叫视频试看,无遮拦全彩黄漫动漫大全集
    <progress id="bzbvb"></progress>
    <progress id="bzbvb"><noframes id="bzbvb"><progress id="bzbvb"></progress>
    <strike id="bzbvb"><noframes id="bzbvb">
    <th id="bzbvb"></th>
    <strike id="bzbvb"><noframes id="bzbvb"><progress id="bzbvb"><noframes id="bzbvb"><progress id="bzbvb"></progress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