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progress id="bzbvb"></progress>
<progress id="bzbvb"><noframes id="bzbvb"><progress id="bzbvb"></progress>
<strike id="bzbvb"><noframes id="bzbvb">
<th id="bzbvb"></th>
<strike id="bzbvb"><noframes id="bzbvb"><progress id="bzbvb"><noframes id="bzbvb"><progress id="bzbvb"></progress>

羅永浩的彼岸不是AR

來源:智匯工業

點擊:11477

A+ A-

所屬頻道:新聞中心

關鍵詞:AR VR

    ?


    曾經,信奉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釋的“創業家”羅永浩,失敗于錘子手機,負債累累后復起于直播間,并成為中國直播帶貨四大天王之一。 然而,其戲劇般傳奇的直播間經歷還被后進者當做榜樣學習,方興未艾間就流傳出羅永浩即將結束直播帶貨生涯的傳聞。


    羅永浩不得不現身證明傳言不虛,只是糾正了幾個小小的技術性“失真”。并強調下一個即將投身的賽道是AR,而非VR。 其實,雖然至今距錘子科技成立已有十年,但老羅心中的“火”,從未熄滅。 十年折騰兩茫茫,理想就在不遠處。


    但AR,是老羅理想的彼岸么?


    老羅恐還會重回直播間


    近期,關于羅永浩即將結束“真還傳”,以天價分手費離開“交個朋友“的消息鋪天蓋地席卷而來。


    據悉,羅永浩將逐漸退出交個朋友的日常工作,并以數億元費用轉讓“羅永浩”賬號的3年運營權(另一種說法是5年)。


    同時,據交個朋友內部人士透露,未來羅永浩仍然會客串直播,相當于交個朋友“簽約藝人”,“簽約費”大約在1億元左右。據雙方簽訂協議,未來3年內,羅永浩會在交個朋友直播間完成每年數十場的直播帶貨。


    回顧羅永浩在交個朋友的直播業績,堪稱是十分亮眼。實際支付銷售額50億,DY直播帶貨NO.1。按照20%的傭金,不算坑位費,老羅已經賺了10億。


    老羅的“真還傳”是真的要接近接近尾聲,勝利在望了么?


    其實未必。


    對此,2022年3月21日,羅永浩回應稱,2021年其個人直播GMV占比不到交個朋友的20%,個人直播時長不到交個朋友直播總時長的3%。


    同時,計劃轉讓運營權N年給交個朋友,非贈予,簽約費比1億元高很多,債務還完了會第一時間做官宣。并稱“萬一下一個創業項目萬一又失敗了呢,甚至又欠了債,再回來做一名光榮的網絡售貨員?!?/span>


    果然最了解老羅的,只能是老羅。


    雖然現在直播賣貨依然處于火熱的風口之上,但對老羅而言,只是理想的中轉站而已。


    用潤米咨詢劉潤的話說就是:“就算MCN對別人是事業的終點,對老羅只是實現理想路上的盤纏?!?/span>


    其實,無論羅永浩入局直播帶貨、上綜藝、代言這些領域,只是還債。


    這一點,羅永浩確實堪當人生導師,但何時債務還清,羅永浩表示第一回時間官宣。


    但羅永浩確實有錢了,有資本折騰了。


    有錢了的老羅人生,自然不是區區直播間能夠承載的。羅永浩躁動的心,猶如海上漂泊已久的水手,一上岸惦記上了火熱的AR。


    沒錯,當年錘子科技成立時,智能手機也有滾燙的“前景”,引無數英雄競折腰。


    老羅從不懷疑自己充滿渴望的炙熱目光,能融化一切阻礙,即使手機變成了AR。


    不過,歷經滄桑的老羅這次沒有決然的自斷退路,而是萬般委婉的給自己留下了重回直播間的可能。


    所以,老羅可能只是暫時消失在直播間。


    老羅的歸宿是元宇宙


    3月18日晚,羅永浩發微博說,“創業三部曲之三已經建組了,雖然名字都沒起”。


    羅永浩少年時心中的偶像是博朗兄弟、盛田昭夫和喬布斯。


    他喜歡的行業均是瞬息萬變、充滿顛覆、“不存在百年老店”的科技行業,他潛心研究了多年的學問也不是脫口秀,而是工業設計和人機交互。


    顯然,企業家老羅已經敏銳地預見到一個新的商業趨勢即將到來:增強現實技術(AR)將會產生下一個大型技術平臺:鏡像世界(Mirrorworld),或是元宇宙,未來會從根本上改變人們的生活。


    AR技術的內容能夠模擬產生一個三維空間的虛擬世界,為用戶提供關于視覺、聽覺、觸覺等感官的模擬。隨著技術的進步,三維立體全景影像將在未來成為人機交互輸出端的主要形式。


    隨著產業技術的快速發展,AR產業的爆發拐點即將臨近,屆時將迎來爆發式增長,這是人機交互新一輪顯示革命。


    但整個AR產業進化是有周期的。


    對于初創企業來講,在整個AR產業鏈發展過程中,除了核心的產品市場之外,核心的部件像視覺、體感、算法和芯片,都有可能成為創業的方向。


    但不外乎體現在便宜的AR硬件設備、AR內容創作工具、零售商借助AR提升用戶體驗、借助AR來展現媒體信息、高度沉浸感的,AR游戲、AR教育這幾個方面。


    而羅永浩心中的那個 AR,一定是在某個專業領域使用的。比如,教育行業里針對復雜解剖模型,或者工業領域維修的輔助。


    AR和教育各領域的結合有非常多可以挖掘的點。這使市場初創企業和傳統教育巨頭基本都站在同一條起跑線上。


    規模比較小的企業可以先從B端切入,逐步積累經驗、人才和資金,然后再轉向C端市場。


    羅永浩身上有一個明顯的特質,會利用他超強的公眾影響力,制造扭曲力場,所以即使是一款不好看的產品,他會通過一場又一場的發布會,不斷強調其好看,最后公眾的審美邏輯會被他同化。


    追溯起來,羅永浩執掌錘子科技期間,就曾對被視為元宇宙重要載體之一的VR行業有過布局。


    2017年4月,羅永浩在與羅振宇的一次交談中表示,“如果不出意外的話,我們的下一塊屏幕肯定就是VR眼鏡”,老羅還稱錘子科技要做這方面的最強大的計算平臺,必須要把這塊做成。


    5年后,中國的大廠們在手機增長勢頭消失之后,才紛紛嘗試踏入 AR 領域。如華為、小米、OPPO紛紛推出試水性質的AR眼鏡。


    小企業在 AR 中能獲得的爆發式機會是在工程技術上取得突破,比如電池、芯片、顯示和光學。


    而大企業在 AR 中能獲得的爆發式機會在平臺搭建上。這里所說的平臺,既是指用戶平臺,也是指訓練復雜的機器學習模型。


    2021年11月5日,羅永浩在微博上這樣寫道:從這個角度出發,我們未來在科技行業要做的很多事,都會不可避免地引領我們走向這個元宇宙,甚至不管我們是否愿意。我們的下一個創業項目,竟然也是一家所謂的元宇宙公司”。


    終極夢想是領導平臺革命的羅永浩,思維導向也與元宇宙這一虛擬概念相吻合。


    雖然這么表達略帶傷感,但AR并不是老羅的歸宿,元宇宙才是。


    老羅能否崛起于AR領域


    有人認為,羅永浩的原生長板是那么突出,令他足以向資本市場證明自己是一個靠譜的創業者。即使有一天,他的團隊資金鏈斷掉,他們也不會死,這個創業團隊仍然會在其他領域崛起。


    但在資本看來,這可能只是一個美好的愿望。


    每開始新的一輪創業,羅永浩對投資人講的永遠是同一套話,他不斷強調的是自己的“差異化”和“創新點”,“未來要做成的東西”,以及在未來8到10年能夠掀起多大的波瀾。


    以此讓投資人能清楚理解他在干什么,并且堅信他會成功。


    但遺憾的是,擅長穿越周期看問題的投資人并不多,羅永浩是一個并不成功的創業者。


    盡管坊間戲稱:羅永浩進入哪一行,哪一行就會變得有意思起來。老羅亦大方自嘲自己是干一行垮一行的行業冥燈。


    但AR行業目前競爭愈加激烈,羅永浩成功的難度極高。


    3月24日,IDC發布數據顯示,2021年全球增強現實和虛擬現實(AR/VR)頭戴設備市場同比增長92.1%,出貨量達到1120萬臺。



    這是自2016年以來出貨量增長最大的一年。


    同時IDC預測2022年AR/VR頭戴設備的出貨量將同比增長46.9%,到2026年將達到兩位數的增長,屆時AR/VR頭戴設備的全球出貨量將超過5000萬臺,復合年增長率(CAGR)為35.1%。


    VR/AR是通往元宇宙的關鍵路徑。


    5G、云計算、Al、VR/AR、區塊鏈、數字貨幣等核心技術有望推動元宇宙從“概念”走向“現實”,虛擬世界與真實世界將會打破邊界、相互連接。


    其中,為了實現沉浸式,VR/AR技術是元宇宙發展的必經之路,而AR/VR終端是元宇宙的第一入口。


    為此,中國AR眼鏡市場規模有望實現快速增長。


    數據顯示,中國AR眼鏡出貨量由2017年的1萬臺增長至2020年的28萬臺,其中巨頭企業Microsoft和ReaWareAR出貨量均超10萬臺,行業競爭力較為顯著。


    隨著AR眼鏡普及推廣,預計2025年我國AR眼鏡出貨量將達389.1萬臺。


    而2022是AR/VR領域的關鍵一年。


    在不久前結束的國際消費類電子產品展覽會上,AR/VR成為了最引人注目的主題之一。索尼、微軟和高通等企業都發布了與AR和VR技術相關的公告。


    據傳,蘋果公司也將在今年或明年推出其智能頭顯產品,華為、小米也都布局了AR眼鏡。而互聯網大廠們也有意向進入這一領域,作為“虛實結合、軟硬兼備”的一個智能硬件支撐點。


    這和當年錘子科技成立時面臨的市場競爭態勢如出一轍:強手如林。不同的是,對手的研發體系更加成熟,資金實力更加強大。


    那時的錘子科技對標的是小米,兩家同年問世,卻命運迥異。


    這一次,老羅想對標誰?但可以預料的是,老羅夢想崛起于AR領域,恐怕比當年更加艱難。進軍元宇宙,則是個更加遙遠的目標。


    其實,“羅永浩是這個時代非常難得的創業樣本”,有君子之風,成敗皆能恪守底線。


    因此,希望老羅之于AR,不在是一個傷感的落寞故事。


    (審核編輯: Mars)

    无限第一国产资源,女人性高朝床叫视频试看,无遮拦全彩黄漫动漫大全集
    <progress id="bzbvb"></progress>
    <progress id="bzbvb"><noframes id="bzbvb"><progress id="bzbvb"></progress>
    <strike id="bzbvb"><noframes id="bzbvb">
    <th id="bzbvb"></th>
    <strike id="bzbvb"><noframes id="bzbvb"><progress id="bzbvb"><noframes id="bzbvb"><progress id="bzbvb"></progress>